回到顶部

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
甘肃政务服务网
您的位置:首页>>扶贫典型

一个贫困村的产业扶贫样本

来源:甘肃扶贫|发布时间:2014-10-16 00:33:00|浏览次数:5132 次


----甘沟乡圪村的变迁

 

     海拔近1700米的圪村是甘肃省静宁县甘沟乡最西部的一个村。近年来,这个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全村6000多亩土地近1/3栽上了苹果树,村民们开始自发的对小麦、玉米、洋芋等传统农作物种植面积逐年进行压缩;每年外出打工的青壮年逐渐减少,农户收入中果品收入所占的比重逐年增加;以往二牛抬杠的耕作模式被拖拉机耕种所取代;曾大片荒芜的山地突然又变得珍贵起来……。

    “人手突然一下子不够用了”

    “自然经济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自给自足的经济,它的基本特点是:生产的目的不是为了交换,而是为了直接满足经济单位或生产者个人的需要。”这是政治经济学中对自然经济的描述。10年前,如果用定义中“自给自足”这个词来描述圪?村的经济结构的话那最为恰当不过,但现在,状态则完全不同了。

    20145月,该村存河下社社长王志有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果园里的活自己和妻子即使不分白天黑夜,也明显干不过来,“人手一下子不够用了,必须得雇人干活了”。5月是果树疏花疏果的关键时期,今年,王志有家新植的5亩多果园全面挂果,加上3亩多老果园,全家挂果园面积接近10亩。着急了的老王向邻居们求救,但他很快发现,左邻右舍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家家都有四五亩果园,在村里已经很难能叫到人帮忙了!”最终,老王从相邻的蔡河村找来了3名妇女帮忙,每人每天工资105元。据他估计,疏花疏果期间,整个社上30多户人总共雇用了有近20多名外村人来帮忙。王志有说,只要年终苹果能能卖上一个好价钱,花钱雇人还是划算的。

    甘沟乡乡长吴剑霖介绍,通过持续多年的产业结构调整,目前,圪?村新旧果园总面积已经达到2000余亩,占到了全村耕地面积的近1/3,以往种植小麦、玉米等自给自足的经济结构已经完全被改变,“生产出优质苹果出售已经成为全村大多数群众的共识,以后雇工进行生产会越来越普遍!”

   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9月3,该村存河下社的王安勤家2亩果园里早熟富士苹果已经被预定,从70起步(直径70mm)每斤3.25元,大概能卖2万元左右。

    2006年之前,每年春节过后,王安勤都会和村里其他同龄人一起外出到宁夏、新疆打工,“家里收麦子时回来10多天帮忙,再就一直腊月才回来。”王安勤说,从2006年起,家里4亩果园进入盛果期,自己就再没有出去了,“现在虽然没有外出打工时挣得多,但在家能照顾上父母和孩子,再说,果树管理的好了,收入会越来越高的。”

    社长王志有说,也就是这几年,村里外出打工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下果子时,村里男女老少都到果园里摘苹果,客商开着车来看苹果、谈价钱,村里显得特别热闹。“好像村里的人又多了起来!”

    县扶贫办干部张震认为,从外出务工到安居乐业,前提必须是群众在家门口有增收致富的主导产业。所以,优化农业产业结构,大力增加农民收入是扶贫工作的关键。“经过几十年的探索,事实证明,在静宁北部偏远乡镇大力发展苹果产业是完全正确的。”“当群众有了主导产业,有了稳定的收入,就不必背井离乡,村里也就有了生机与活力!”

“土地开始变得珍贵起来”

    甘沟乡党委书记靳建喜介绍说,甘沟乡大力发展苹果产业,持续进行产业调整的另一个结果是原本荒芜的土地被群众自发的建成了果园,“土地开始变得珍贵起来了。”

    靳建喜的说法在圪?村得到了验证。村主任张世谦介绍说,从2000年开始,全村各社陆续有群众将山上的土地弃种或承包给别人用来种小麦。“最开始时每亩100元,后来是50元左右,最后直接是白给也没有人种了。”张世谦认为,在当前的社会,多数群众种植小麦自家够吃就行了,不可能多种,“因为一亩小麦最多也就产五六百斤,收入五六百元,根本产生不了经济效益。”“所以山梁上的不少田地无人管理而杂草丛生!”

    张世谦说,产业调整后,村庄附近的田地都被种成了果树,就按一亩果园5000元算,两亩就能收入10000元,村里的好地谁还留着种小麦?“所以,村里川地少的群众为了扩大果园面积,就将山上的大一点的地块也建成果园了。”

    靳建喜说,土地作为一种特殊资源具有稀缺性、不可再生性。农村在一段时间内之所以出现大量田地荒芜现象的深层原因是“种地吃亏”的经济现实。而大力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增加群众收入,依靠市场手段就能有效的解决这一问题。

    靳建喜认为,随着国家对现代农业的重视和鼓励,越来越多的企业、合作社、种植大户会通过土地流转涉足农产品生产,土地以后会变得越来越珍贵。“圪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说。





相关文章